联系我们

重庆120救护车转运中心

重庆市渝中区急救中心

吴主任

18983281155

18983281155

“双负压”救护车利器为战胜疫情如虎添翼

发布者:吴主任发布时间:2020-06-15访问量:49
“任务来了!”昨天17时10分,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响起,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急救分站医师周腾迅速起身,前往120呼叫中心回拨电话接受转运任务。仅用10分钟,医生、护士、担架员、司机4名人员已在清洁区“全副武装”,他们将前往一家医院转运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患者。 负压技术 使车内气压低于外界大气压,所以空气在自由流动时只能由车外流向车内,而且负压还能将车内的空气过滤后排出,避免医务人员和患者之间交叉感染 负压担架 担架由蓄电池供电,可在脱离救护车运输病人的同时,保证担架内正常过滤换气。 该隔离舱采用正负压原理。正压原理可有效防止外部有毒气体进入舱体;负压原理可防止舱内污染空气外泄;高效过滤罐使外部毒气体或内部污染气体进行高效过滤确保过滤后的气体清洁。 “双负压”救护队 全市独一份 专职转运确诊和高度疑似患者 据了解,为抗击疫情,该院专门抽调15人,每组配有1名医生、2名护士、1名担架员以及1名司机共5人,分成3组轮流值守,24小时待命。作为全市唯一拥有负压救护车和负压担架的急救分站,该院专职承担转运确诊、疑似患者。 值班医师周腾告知,和其他救护车相比,市五院急救分站的救护车多了一台负压担架,在转运中能减少与传染病源的接触,相对更加安全。据了解,所谓负压,就是利用技术手段,使车内气压低于外界大气压,所以空气在自由流动时只能由车外流向车内,而且负压还能将车内的空气过滤后排出,避免医务人员和患者之间交叉感染。 记者在现场看到,负压担架其实是一个长约两米、直径约一米左右的透明圆柱体,担架由蓄电池供电,可以在脱离救护车运输病人的同时,保证担架内正常过滤换气。在担架的表面,有大小不一的圆孔。周腾解释,小的孔是介入孔,可为担架内的患者输氧输液。大的孔则是安全护理手套,方便医护人员照顾患者。 周腾从1月21日就加入负压救护车的转运队伍中,在他看来,和以前救护车救死扶伤相比,转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更多的是要给病人进行心理辅导。 让周腾印象深刻的是,在转运一名女患者时,患者看到负压担架后放声大哭。“救护车不允许家属陪同,躺在里面确实很压抑,我们在转运途中会尽可能地安慰患者,平复患者情绪,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接受治疗。”周腾说,在救护车上,经过10分钟左右的鼓励、打气,该女患者终于慢慢停止哭泣。 不吃不喝不方便 是常有的事 过年最想和家人见个面 周腾今年33岁,张家港人,为了能及时转运患者,他一次也没有回家。 “每天值班时间从中午12时到第二天中午12时,市疾控中心通常16时出具检测结果,也就是转运病人工作的高峰。”周腾表示,由于穿着防护服吃喝不方便也不能上厕所,所以他在未出任务时也尽量少喝水。“中午到现在4个小时,就喝了三四口水,大概100毫升。” 周腾表示,救护车一次只能转运一名患者,穿上防护服又闷又湿,连续工作三四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据了解,1月31日夜间,他和团队曾前往苏大附一院接连运送两名患者,其间车辆消毒还要等半个小时到一小时,“裹”了几个小时,难免口干舌燥,脸也被口罩勒出了红印。“防护服数量有限,考虑到接下来还有任务,能节省一件是一件。” 周腾的儿子今年5岁,轮班休息时,他便通过微信视频和家人打打招呼。由于害怕家中的父母担心,周腾一直跟他们说自己从事的仅仅是普通病人的救护工作。聊到是否想念家人时,周腾的眼眶一下红了。“虽然我一直未和父母说,但他们其实已经有所察觉,不仅没有埋怨我春节不回家,反而嘱咐我要照顾好自己。”周腾说,父母的理解让他感到温暖,而他服务的也是像他父母这样的普通人。 市五院急救分站120医疗组组长丁剑表示,目前该急救分站每天承担三四次转运任务,完成一趟任务平均需要一个多小时。经历了SARS,后来的甲流、人感染禽流感以及此次疫情,该院的救护体系和治疗经验也日渐成熟,能为市民的生命安全提供坚实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