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业界

黄光裕,阻止不了国美的颓势

查看 cc博主 的更多文章cc博主2022-08-03【业界】31人已围观

53岁的黄光裕,重新掌舵国美后,内外都不太平静。

一则“业务大调整、团队大幅裁员,多位高管被免职”的消息,让国美再次回到舆论的漩涡。

8月3日,据财新网报道,国美旗下的电商平台真快乐有重大调整。有内部人士表示,真快乐公司执行副总裁丁薇已被免职,团队已大幅裁员。

不仅如此,国美多个业务板块均有人员上的重大调整。其中,国美管家售后公司CEO曾之宁被免职,该职务由国美家公司董事长林超兼任;张斌则被任命为国美通信公司CEO。

对于业务大规模调整以及高层人事动荡的消息,国美方面未有所回应。

但从近期围绕在国美身上的负面传言,可以窥见到目前国美的一些现状。

许多人都知道,黄光裕出狱后,曾在去年2月发出豪言壮语:“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使企业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如今,18个月的时间期限将至,国美的局面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有境况愈下的迹象。

一方面是,近几个月来,国美麻烦不断。与供应商闹掰,拖欠供应商货款、拖欠员工工资、多部门裁员、变相降薪、财务亏损、业务受困等一系列负面消息,接踵而至。

另一方面是,资本市场上,再度回到舞台中央的国美,股价一路下跌。

随着黄光裕正式掌舵,国美股价反而再度下滑,在这一年半时间里,国美零售股价已暴跌近89%,甚至跌得比黄光裕出狱前还要惨。

此时的国美,面临着生存危机、内外交困的局面,对整个集团层面而言,都已无法真的快乐。

组织架构多次改革,空降高管难立足、接连出走

国美电器创始人黄光裕回归后,便为国美的未来制定了万亿的宏伟目标。据国美内部人士透露,国美旗下APP“真快乐”的目标是2年内实现4000亿GMV,在2022年达到200亿GMV。

随着黄光裕重新回到权利的中心,国美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动作、国美零售全线高管层也发生了变动,以期能夺回失地、重现国美昔日的辉煌。

黄光裕,阻止不了国美的颓势 第1张

2020年9月,刚假释两个多月的黄光裕发布全新国美零售的组织架构,一口气宣布8项关键职位任命。

那时的向海龙和张德炬,备受倚重,分别主管线上、线下核心业务。但黄光裕正式出狱后,又迅速对核心团队进行了调整。

2021年7月,黄光裕出狱后的5个月,原百度高管,出任国美在线CEO不到一年的向海龙就匆匆宣布辞职。当时据品玩报道,国美内部人士表示,向海龙带领的电商团队与黄光裕的经营理念有所不合。

随后的8月份,国美又开始密集的发布了人事任免的公告,其中,国美电器CEO张德炬因“身体情况,需休息调整”为由离职;国美零售总裁王俊洲因个人计划宣布退休。值得注意的是,王俊洲、张德炬两人,是国美的老臣,均效力国美约20年。

这里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张德炬作为曾经备受黄光裕重视的老兵,仅在国美电器CEO的位置上坐了10个月,就被拿下,颇令外界意外。

老将离任后,新人就开始陆续上阵了。2021年10月,国美公布最新的人事任命,进行组织架构升级。

当时,根据国美最新人事任命情况,线上端,丁薇出任“真快乐”平台执行副总裁,全面负责“真快乐”日常经营管理工作;线下端,王波为国美电器公司CEO,林超为国美家公司董事长,曹成智为国美生活家公司CEO,奚玉明为国美窖藏公司 CEO,叶石砚为国美管家售后公司 CEO,崔健为国美零售控股公司副总裁并兼任打扮家公司CEO。而胡冠中,则出任国美集团CMO。

在这些被任命的高管中,丁薇、曹成智和胡冠中,都是阿里系的高管。其中,胡冠中是阿里聚划算创始人之一,尴尬的是,上任CMO后,还没正式公开亮相,胡冠中就递交了辞呈。

如今,随着丁薇被免职,这三位空降高管均已离开了国美。

黄光裕,阻止不了国美的颓势 第2张

据21世纪商业评论援引知情人士报道,黄光裕对高管的耐心和容错很低。2021年,国美召开两次经理级别以上的会议,黄光裕花了近2个小时批评高管,痛斥现状,称当初面试讲得多好,到了约定时间若没做出成绩,就趁早滚蛋。

除了耐心和容错低以外,国美内部的最高层对经费也进行了严格的把控。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丁薇的决策权也有很大局限,2021年12月之后涉及流量的支付,需要更高层集团领导的签署。

还有内部人士透露,其实2021年,国美一度为真快乐招来了CFO,但此人只待了三个月左右,就离开了。

黄光裕或许也意识到,空降高管在国美“水土不服”的通病,因此,在后来的改革中,又开始重新重用老臣。

2022年1月,黄秀虹兼任国美电器公司董事长,她是黄光裕胞妹,于1991年就职国美;王波任国美电器CEO,被称为“小李飞刀”的国美老臣李俊涛被任命为国美电器副总裁。

内部危机频现:业务收缩、裁员降薪

就本月而言,陆续有多家媒体报道国美内部动荡的消息。

7月30日财新网消息,国美多部门陷入裁员困境,裁员涉及到3C、家电等多个部门,且“变相降薪”亦在员工中引发不小争议。

据悉,国美内部已强制调整员工的薪酬比例,从原本合同上签订的20%绩效、80%基础工资,调整到40%绩效、60%基础工资。且无论员工是否同意强制推行,无端扣除员工工资绩效。

另据凤凰网科技报道,国美真快乐部门拖欠员工2个月工资、断交社保公积金。对于欠薪,国美HR给出的理由是“各产业公司经营自闭环,薪资发放陆续进行中。”

除此之外,界面消息称,国美旗下互联网家装公司打扮家全线业务已暂停,创始人崔健、CEO高非于7月正式离职,由黄光裕任命的新CEO孙浩不久前到岗。

目前,打扮家甚至是国美或陷入严重财务危机。

多位员工表示,自2022年4月起,打扮家停发全员工资,至今已超过三个月没有拿到工资。截至目前,公司管理层并未给出明确发薪日期。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国美裁员降薪的动作,在更早之前,就已有相关消息。

今年4月份以来,国美总部被曝裁员40%,旗下7个子公司中,国美零售、真快乐APP、打扮家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员。

以打扮家为例,自2021年11月起开始陆续裁员,2022年2月迎来第二波。有知情人事透露,打扮家打扮家高峰时期人员超过六百人,每月人力成本约近2000万元,公司在四月份的大裁员计划中要求指标缩减至300万元。

到目前,打扮家仅剩七十余人,因无法支付租金,这些剩下的员工已于7月初搬至国美自有物业鹏润大厦办公。一位仍在职的员工称,公司销售人员已全部被裁,当下全线业务停摆,不再拓客。

针对拖欠员工薪资一事,国美回应称,今年以来,整个社会经济环境遭受疫情冲击,打扮家公司主营的家装行业受疫情影响极大,企业营收因此遭受较大冲击,因此,打扮家公司员工薪资的确受到一定程度影响,部分员工情绪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真快乐、打扮家外,国美集团另外的业务也受到裁员的冲击。

据21世纪商业评论报道,4月以来,国美内部在推进人员瘦身。国美被裁员工称,盈利项目裁员50%,不盈利的全裁。

今年5月份,有国美内部员工表示,集团电器那边在裁员,估计在40%左右,还有让不少员工休事假、年假。而零售电器已经年前、年后陆续裁了3波。

内部动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外部也陷入了风波。

4月中旬,国美供应商合作频出问题。国美济南分部员工被爆“殴打美的员工”,美的发函撤出该分部并宣布停止供货;一周后,惠而浦公告称,因国美拖欠8000万货款,宣布与其终止合作。

与惠而浦这个长期客户闹掰后,国美实际上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2019年至2021年,惠而浦对国美电器销售金额分别为1.52亿元、9812.11万元、7958.41万元,在惠而浦销售占比分别为2.87%、1.98%、1.61%。截至3月31日,惠而浦对国美电器应收账款余额8710.4万元,已超过2021年销售金额。

客观上来讲,近两年互联网大企的生存环境受到极大的挑战,国美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18个月重回巅峰的“军令状”犹言在耳,如今还没来得及大干一场,就已陷入生存危机,对于黄光裕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黄光裕,阻止不了国美的颓势 第3张

公司多年高负债高亏损,资金链吃紧

在外界看来,国美持续不断地裁员降薪、停发工资、断缴社保、拖欠货款等,与多年连续亏损困境,有着密切的关系。

从营收数据来看,2017年至2020年,国美营收连年大幅下降,分别为715.75亿元、643.56亿元、594.83亿元、441.19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6.68%、-10.09%、-7.57%、-25.83%。

黄光裕重新掌舵后,2021年的营收数据,稍有起色。

数据显示,2021年国美营收464.84亿元,同比增长5.36%,这也是国美从2017以来首次实现营收正增长。

营收不乐观,亏损也持续扩大。

从历年的财报数据可以看到,2017年-2021年的归母净亏损额分别为4.50亿元、48.87亿元、25.90亿元、69.94亿元、44亿元。也就是说,仅这五年来,国美亏损额累计已高达193亿元。

比起亏损,更令黄光裕头疼的是,是资金链吃紧。要知道,国美一直持续高负债的状态,并且逐年攀升。

2017年以前,国美资产负债率一直在60%上下,之后一路飙升,2020年达到了98.2%,2021年中时达到95.6%。到2021年底,负债率依然位处于78%的中高位,负债总额633亿元。

由于现金流在不断减少,国美的欠款偿还压力越来越大。截至2021年底,国美零售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人民币43.78亿元,相比去年的95.97亿元,减少52.19亿元。

在现金流吃紧、资金缺口增大的情况下,薪资发放、外部供应商结算被指出现拖延。

据媒体报道称,从去年10月开始,国美的薪资发放和外部供应商结算都在不约而同地出现问题。

为此,2021年,国美大刀阔斧发展线上端、并且陆续关掉了很多不盈利的线下店,以期2022年有所好转,但如今一系列负面的局面看来,国美的生存环境反倒更为艰难。

以GMV规模来看,去年国美零售GMV为1469亿元,距离黄光裕的万亿目标相差甚远。

此外,国美在活跃用户数量上与阿里、拼多多、京东不在一个数量级。2021年,国美在线年活跃买家仅为1684万,相比之下,京东为5.8亿,拼多多8.69亿。

从营收基本盘上看,国美的营收也低了不止一点半点。

财报显示,2021年京东营收9516亿元,同比增长27.6%,营收规模是国美的20.47倍;2021年苏宁易购营收1389亿元,同比下降44.94%,营收规模是国美的2.99倍。

再从市场份额来看,国美也远远排在末端。

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家电销售渠道方面,京东以32.5%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苏宁、天猫分别以16.3%、14.8%市场份额位列第二三位,国美零售市场份额仅为5.12%。

而真快乐作为黄光裕回归后,国美最高调的业务板块,业绩也未取得明显突破。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今年2月10日,国美零售“家·生活”战略业务进展全球投资人电话会上披露,截至2022年1月,真快乐月活用户(MUA)达7000万,日活用户(DAU)达到350万。

但此前国美的计划是,在APP达到300万的DAU规模下进行商业变现,如今流量差距太大,销量也未达到预期。因此,真快乐基本没实现商业变现。

市值一跌再跌,黄光裕“疯狂”大减持

业绩不佳,资本市场也没什么好“脸色”。

在股价层面,黄光裕归来前后两三个内,国美零售的股价暴涨,一度达到2.55港元/股的近期巅峰。

但随着黄光裕的正式掌舵,股价却再度下滑,甚至比出狱前还要低。数据显示,从黄光裕出狱后,国美零售不到一年半暴跌近89%,市值损失806亿港元。

耐人寻味的是,在公司市值大跌的情况下,黄光裕本人也进行了一连串的减持。

黄光裕,阻止不了国美的颓势 第4张

2021年12月22日,黄光裕以每股平均价0.67港元减持1000万股,套现670万港元;2022年1月24日,黄光裕减持国美零售3000万股股票,合计套现4000万港元;2022年4月1日,黄光裕以0.55港元/股的平均价,再度减持4亿股国美零售股票,套现2.2亿港元。

统计下来,仅四个月的时间,黄光裕就总共减持了4.4亿股,套现2.465亿港元。

而黄光裕套现的时机也特别的“巧”,分别是国美发布全年亏损超40亿元的财报之前,以及国美每10股合并为1股实施之前。

如今,国美零售的市值仅存104亿港元,距离跌破百亿大关只有一步之遥。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注意到,最近一个月,国美方面也在积极向外筹资。

6月30日,国美零售成功按照0.4港元/股的价格,向不少于6位独立承配人配售增发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5.49%的股权。因此,国美零售获得了7.76亿港元的融资(折合人民币6.685亿元)。

融资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国美就宣布给高管股权激励。

7月14日,国美零售向公司部分高管及767名员工授出购股权。而该部分购股权行使价格为0.025港元/股。

在授出股权的公告中,国美零售表示,此次授出购股权是为俩鼓励和绑定股东、核心人才以及顾问等,通过授出购股权可以激发组织活力、提升员工士气。

结语

就目前来看,国美的情况仍不乐观,线上转型艰难,线下扩张不顺。另外,账上资金变少、越亏越多、留不住人等各方面的问题凸显。

即使是黄光裕归来一年,也没能夺回失地、挽救国美的颓势。

面对行业疲弱、外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未来能留给黄光裕施展的空间也更小了。

Tags:

文章评论

    注:评论后刷新页面才可以查看隐藏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