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业界

让酷派的「子弹」飞一会儿

查看 cc博主 的更多文章cc博主2022-04-26【业界】91人已围观

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发展到今天,依旧是 “大而不强”——具体来看,尽管中国手机市场足够广大且格局已经稳固,中国手机成功出海畅销全球,但遗憾的是,我国在处理器架构、芯片制造、操作系统等需要底层创新技术支撑的核心领域,依旧是受制于人,很容易面临 “卡脖子” 的风险。

面对这种风险,似乎只能被迫挨打,再卧薪尝胆,埋头直追。

现实是,硬件这条赛道上,我们落后太远了,不能望其项背,那么,软件赛道呢?

4 月 18 日,已经重返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酷派,宣布与腾讯云达成战略合作。雷峰网注意到,这次合作正式提出了 “下一代操作系统” 的概念——基于此,双方将成立下一代操作系统联合实验室,共同推进底层技术研发,探索下一代操作系统。

让酷派的「子弹」飞一会儿 第1张

值得关注的是,这次谈到的 “下一代操作系统” 已经超越了传统操作系统的理念,结合了云计算、5G、AI 等多项技术进行综合创新,具有更强的未来属性。

实际上,这一创新还有一个潜在的目标,那就是实现 “换道超车”,避免被 “卡脖子” 的风险。

中国需要下一代操作系统

下一代操作系统,究竟是什么?

如果仅从概念来说,操作系统的定义是管理计算机硬件与软件资源的计算机程序,这里说的计算机可以是一台 PC/Mac 电脑,当然也可以是一部智能手机——它承载着处理器芯片和应用软件的联动关系,成为电荷和比特之间的转化中枢,因此,衡量一个操作系统的优劣指标,实际上就是电荷和比特之间的转化。

因此,正如酷派高级副总裁秦涛所言,操作系统的未来之争,本质上在于提升电荷与比特的转化效率。实际上,这也正是下一代操作系统的核心技术目标。

让酷派的「子弹」飞一会儿 第2张

然而,对于中国智能手机行业来说,下一代操作系统不仅仅是一个技术维度的问题,它也是产业发展的一个重大创新突破口,一个构建产业核心竞争力的有效途径——这一点,还要从中国智能手机行业面临的创新困境说起。

事实上,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在经历了过去十几年的发展之后,市场格局走向稳定,同时,硬件迭代近年来逐渐放缓,整个行业创新也已经乏力。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试图通过研发手机芯片和处理器来打造产品差异化。但它们的切入点是芯片设计,采用先进制程工艺的芯片制造环节同样受制于人;而且遗憾的是,手机芯片领域的成长机会已经过去,整个芯片领域都面临摩尔定律放缓甚至失效的困境。

也是基于这些原因,中国才多次面临被国外 “卡脖子” 的情况,无论是基于摩尔定律的先进制程工艺芯片制造,还是在软件层面的谷歌 GMS 断供,都曾让中国企业感受到切肤之痛——不仅如此,中国企业也做出了无奈的妥协和应对,但在国外相关技术的领先优势下,毕竟是治标不治本。

毕竟,“扬汤止沸” 不如 “釜底抽薪”。

所以,在上述的背景下,中国的科技企业要想在计算领域实现有力的突破,更为可行的方式就是充分利用现有的各种技术条件,在最底层、最核心的的软件领域做底层创新,其基本逻辑就是 “换道超车”。毫无疑问,“下一代操作系统” 是最好的切口。

需要说明的是,这个切口之所以值得被瞄准,还与当前手机的不良使用体验有密切关系。

比如说,依靠移动芯片迭代带来的性能增长,正在逐年放缓。当前移动芯片性能提升的同时,能耗比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这导致了手机端发热与续航短的问题持续恶化。同时,一些超级 App(比如微信等大型 IM 软件、原神等大型游戏)迭代迅速,对存储和算力的需求是持续增长的。用户有提升算力的需求,但只能通过换机来获得有限的体验提升。

不仅如此,因为种种原因,换机周期延长,对手机的体验要求也更高,这类基础要求也无法得到满足。绝大多数的用户购机区间都是在千元左右,而受限于芯片性能、闪存与存储容量。很容易遇到,随便下几个应用,聊天发几个文件,或者拍一些视频图片就开始出现手机卡顿,存储已满的问题。

正是因为如此,酷派方面告诉雷峰网,下一代操作系统,并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它在本质上也是为了应对当下用户普遍存在的使用痛点。

当然,从更大的角度来看,下一代操作系统的提出,也是为了推动中国在全球开源社区和操作系统的创新领域做出贡献,增强中国产业在科技创新方面的自主性,从而避免被 “卡脖子” 的风险。

操作系统上云:酷派的三步走战略

对于酷派来说,下一代操作系统,必然是基于云的。

一方面,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云计算已经成为整个经济社会运行的新型基础设施,也是人类未来在数字化层面的核心载体,上云已经成为一种新趋势;另一方面,目前人类的移动通信技术发展已经进入到 5G 时代,而中国 5G 的发展更是在世界范围内位居前列,这就使得云端体验和本地体验的连接得到了越来越强大的保障。

如此一来,操作系统上云,实际上已经具备了较为完备的基础。

需要说明的是,当前的操作系统,已经部分实现了与云端进行同步的功能,覆盖到了照片、视频、短信、文件等内容的跨设备传输——但这与 “操作系统上云” 是完全不同的理念。从本质上来说,如今的操作系统,依旧是基于本地设备,包括底层架构、驱动程序、各类 App 等,都是在设备本地上依赖于其所搭载的应用处理器的算力在运行。

而 “下一代操作系统”,则应该是全面上云,不仅仅是对用户的照片等文件上云,也包括系统本身的应用程序上云,甚至是操作系统的内核和底层架构都是基于云端。

事实上,在酷派的设想中,“下一代操作系统” 分为三步走。具体来看:

第一个阶段,是 ROM。这首先是一些用户手机上的大文件(比如说微信 App 中传输的视频等文件)上云,接着是应用中的各类数据上云,其次就是应用程序(比如说 Android 系统中的 APK 应用文件包)本身上云。

——这解决了当前手机存储不够的问题。

第二个阶段,是 RAM,主要包括内存融合/压缩,内存智能提取,计算上云,这里面提到的内存智能提取,实际上就是通过 AI 来学习用户的实际使用习惯和相应的内存调用机制,从而使得在系统在内存提取方面更加贴合用户习惯,提升效率;

——这解决了当前手机闪存不够、运行卡顿的问题。

第三个阶段,是底层的 Framework 上云,以及系统 Kernel 上云,这是最难的一步,但也是操作系统上云的长期目标。

——手机硬件需求减负,这从根本解决了对国外高制程芯片的依赖。

经历了这三个阶段的上云之后,在酷派的技术图景中,最终的下一代操作系统的形态,应该硬件层面的极致精简,云端可以无限扩容,而用户可以按需使用,系统也能够越用越快。

酷派副总裁司马云瑞告诉雷峰网,如果用做菜去做类比,如今的操作系统,更像是一个需要在本地从头现做的厨房,要吃到菜,就必须自己准备厨具、调用资源、亲自烹饪,这是一个繁琐而负责的过程,而且会让厨房变得越来越拥挤——而 “上云” 的操作系统,更像是一个中央厨房,甚至通过AI学习用户的高频需求,这个中央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 “预制菜”,只是在等待用户需要的时候,把菜运输过来就可以。

“未来小程序生态在下一代操作系统中的使用场景是‘服务即应用’。用户手机桌面上,不再是一个个占用内存的 App,而是一个个服务,未来应用商城变成服务商城。未来,甚至可以在手机桌面放 PC 端的游戏,但并不占用本地的内存,因为存储在云端。”司马云瑞表示。

当然,这里所说的运输渠道,指的就是 WiFi6、5G 网络甚至更加先进的后续移动网络升级。

如果这样的 “下一代操作系统” 能够顺利实现,那么它不仅仅解决的是中国企业在底层操作系统上不再被 “卡脖子” 的问题,它也能够帮助面对应用程序复杂化、文件存储空间要么不足要么浪费、手机 “吃” 配置而且越用越卡等难题。

这样一来,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基于 “下一代操作系统”,在同样的存储占用空间下,云端存储要远远地低于手机内存成本,同时,普通芯片也可以流畅地体验大型端游——整体来看,它能够让所有用户都能花最少的钱,享受最适合自己的服务。

由此,在雷峰网看来,“下一代操作系统” 不仅仅是一个产品和技术创新,它更是对整个现有操作系统的思维体系和技术框架的全面颠覆——实质上它致力于实现的,也是对用户使用体验的一次革命。

坚持长期主义,助力中国创新

显然,下一代操作系统是一个宏大而遥远的目标,它的实现注定是困难的——好在,酷派已经为了它做了不少准备。

雷峰网了解到,酷派自从宣布回归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之后,就一直在做手机操作系统层面的底层创新,并取得了实际应用层面的成果。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酷派在开源社区参与了对 EROFS 文件系统的开发工作,并且将开发成果应用在了酷派新机所搭载 COOLOS 上,不仅使得系统文件本身缩小了 36% 左右,也能够使得系统的运行更加流畅——具体来说,在酷派所推出的针对下沉市场的手机上,COOLOS 系统的流畅度比同档次、同硬件设备、通用同款芯片的机器好很多,甚至可以与某些更高价位的竞品正面 PK。

不仅如此,通过大量的底层开发工作,酷派还针对 LINUX 内核和相关的开源社区做出了重要贡献——比如说,在 Linux 核心社区的核心分支代码贡献排行榜中,酷派已经是国内手机品牌的第二名。

基于上述工作,酷派在“下一代操作系统” 已经完成了一些第一个阶段的部分成果。

雷峰网了解到,酷派已经针对 Linux 文件系统、进程调度、内存管理等核心模块进行了优化,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不错的突破,而且 4 月份已上线内部体验版,而云磁盘、文件上云等功能的开发在进行中,同时,为了应对网络的不稳定性所带来的调取文件不够及时的体验,为此云磁盘加入了 AI 模块,通过学习用户的行为,只将不常用的文件搬迁到云端。

让酷派的「子弹」飞一会儿 第3张

云磁盘示意

当然,除了上述开发成果之外,与腾讯云的合作,也是酷派在开发 “下一代操作系统” 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突破点;雷峰网了解到,双方的合作不仅仅是局限在云计算和云存储方面,未来在应用数据等层面会有更大的合作空间。

除此之外,司马云瑞告诉雷峰网,酷派的下一步则是考虑将把聊天记录应用数据上云,预计 2022 年底之前把大文件、聊天记录、应用数据上移实现——他表示,这些创新成果会随着开发进度不断推送到 COOLOS 中。

至于 “下一代操作系统” 的长远目标的实现,司马云瑞告诉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这可能是一个五年甚至是十年的事情,期间可能每年甚至每三个月都会发布或优化,在它所已经确定的几个方向上不停地迭代,优化用户体验,这是一个不断量变的过程。

而量变在不断积累之后,将会迎来质变。

当然,毫无疑问的是,对于如今重新回归到中国手机市场的酷派来说,下一代操作系统的打造,注定是一场困难重重的长期工程,它需要时间,需要一步一步走,也需要持之以恒的付出——底层创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它无疑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值得投入。

让酷派的「子弹」飞一会儿 第4张

酷派作为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的一个重要参与者,如果想要贡献出真正的创新技术和行业价值,就必须致力于长期主义的创新;而长期主义,也正是真正关键的底层创新技术在诞生过程中所需要的。某种程度上,它也正是中国在未来技术创新的长远发展过程中避免被 “卡脖子” 所需要的精神。

路还很远,但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如今,在通往 “下一代操作系统” 的道路上,酷派已经踏出了它千里之行的第一步——可谓是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且看酷派射出的这发 “子弹”,能够飞多远。

雷峰网

Tags:

文章评论

    注:评论后刷新页面才可以查看隐藏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