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业界

快手前副总裁巨额受贿案宣判,涉案金额超700多万,时任下属也被判刑,更多受贿细节曝光

查看 cc博主 的更多文章cc博主2022-04-22【业界】35人已围观

一条互联网巨额受贿案正在刷屏。被逮捕一年多后,短视频平台快手原副总裁赵丹阳案宣判了。

4月22日消息,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开一审判决书,赵丹阳一案涉案金额合计756万余元。赵丹阳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

赵丹阳的情妇乔军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赵丹阳下属李磊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赵丹阳、李磊被责令共同向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退赔人民币六万六千八百元。

同时,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称,继续向赵丹阳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668.1万元,予以没收,冻结在案的存于被告人乔军名下银行卡内的钱款可用于折抵上述违法所得,不足部分继续向被告人赵丹阳追缴。

快手前副总裁巨额受贿案宣判,涉案金额超700多万,时任下属也被判刑,更多受贿细节曝光 第1张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了解到,赵丹阳最后一次以快手副总裁身份出现的时间为2018年8月。有快手员工表示,赵丹阳至少在2019年年底前就已离职。

2021年2月24日,有媒体爆料称快手前副总裁、社区内容研究院负责人赵丹阳因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在离职之后被逮捕。除了其本人,赵丹阳时任下属李磊、徐娟也因长期恶意骗取公司财产,数额较大,涉嫌犯罪而被警方逮捕和刑事拘留。对此,快手方面回应情况属实。

赵丹阳受贿被捕,是快手成立以来首次邮件公开披露公司高管因为腐败被抓。

该消息一经发出后,引发广泛关注与讨论,话题#快手前副总裁赵丹阳受贿被逮捕#冲至微博热搜高位。

在赵丹阳被逮捕后不久,快手原内容评级部,武汉中心负责人也因收受多个供应商贿赂,数额较大而被警方带走。

快手前副总裁巨额受贿案宣判,涉案金额超700多万,时任下属也被判刑,更多受贿细节曝光 第2张

公开资料显示,赵丹阳于2015年2月加入快手,曾任快手公司副总裁。在入职快手之前,其曾在优酷担任副总编辑、内容管理总监等职位,主要负责优酷社区内容运营管理。

在快手任职期间,“快手社区内容研究院”这一部门仅有赵丹阳一人,且快手的整个内容审核评级系统由赵丹阳负责搭建。

更多受贿细节曝光

根据判决书显示,2015年6月至2019年3月间,赵丹阳利用其负责快手内容评级部的职务便利,使用其情妇乔军提供的银行账号,收受盐城外包公司负责人郑某给予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6681054.69元。乔军在明知钱款系犯罪所得情况下,仍提供银行卡帮助赵丹阳接收钱款并一同花销。

除了上述贿赂外,赵丹阳和其下属李磊还以虚构员工工资、加班工资等方式,侵占公司钱款。

2015年8月至2018年5月间,赵丹阳伙同李磊利用管理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盐城外包公司的职务便利,以虚构员工工资的方式,先后将快手钱款共计人民币40.86万元占为己有。

2017年12月至2019年4月间,赵丹阳、李磊伙同徐某(另案外理)以虚报员工加班费的方式,先后将快手的钱款共计人民币15.42万元占为己有。

2019年5月赵丹阳卸任公司内容评级部负责人后,李磊仍伙同徐某以虚报员工加班费的方式,将快手钱款共计人民币8.4万元据为己有。

综上,赵丹阳侵占快手钱款数额为人民币56.28万元,李磊侵占快手钱款数额为人民币64.68万元。

据李磊的供述和辩解,其在2015年5月经赵丹阳介绍进入快手公司担任内容评级部盐城中心负责人,后与赵丹阳通过虚报外包公司人员工资、加班费的方式侵占快手公司财产60余万,其本人获利18万余元。以这种方式侵占公司财物是赵丹阳决定的,当时赵丹阳去盐城中心视察的时候口头跟其说,和第三方外包公司的老板是朋友,他跟外包公司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给盐城中心做了份虚假的外包员工数量的单子,让其直接去找外包公司的盐城那边的负责人闻某拿外包员工名单和账单,然后把外包员工名单和付款账单提交到公司内容评级部,赵丹阳会进行审批。

走流程拿完钱之后,赵丹阳让李磊把这些钱转给他的助理李某。到2017 年上旬时,其按这种方式从公司套出来大概十八九万,其中十六七万给了李某,剩下的钱赵丹阳提议出去旅游时让其用这些钱进行了旅行开销。

2017年五六月的时候,赵丹阳和李某产生了矛盾,赵丹阳让其直接保管,后其办理了一张中国银行的银行卡,尾号329,专门用于存放这些钱,截止到2018年三四月,通过这种方式从公司套出来大概20万元左右。

此外,赵丹阳自己供述和辩解时称,涉案的李磊和盐城办公区使用的外包公司点连线公司是他推荐给快手公司,他与点连线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郑某之前就相识,该公司的办公费用由其审批之后上报公司领导审批。

但赵丹阳辩解自己和乔军是普通朋友关系,和郑某之间没有经济往来,也没有任何利益输送,其没有侵占过公司财物。

随后在检察机关讯问时,赵丹阳供认负责对外包公司进行业务方面的管理,郑某陆续向他提供的乔军的账户打款,他则利用职务便利,在加快付款流程等方面向郑某提供帮助。

乔军则供述称,自己是赵丹阳的情人,和郑某的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从2015年开始,赵丹阳让她提供一个银行账号,此后郑某每两三个月给她转账,每次二三十万元,直到2019年总计转了有600多万人民币。

Tags: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