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业界业界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查看 cc博主 的更多文章cc博主2022-04-20【业界】94人已围观

余承东:根本做不到30万辆

余承东不仅要改变世界手机的格局,也试图改变世界汽车的格局。

昨天,知名车评人吴佩对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进行了一次采访。余承东在采访中表示,华为一定能帮助和他们紧密合作的车厂,做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一。

吴佩紧接着提出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即新车品牌问界AITO的交付目标与实际交付情况。

余承东为新车品牌问界AITO定下2022全年销量达到30万台的目标。这意味着,平均每月保证售出2.5万辆车,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如今,开年已近4个月,问界AITO从3月份才开始交付,总交付量3000多台。除去第一季度,剩下9个月的时间,华为平均每月保证售出3.3万辆车,才能实现30万辆的目标。

这当然不可能实现。

余承东坦言,在“全球汽车缺芯缺片的情况下,根本做不到30万辆。”紧接着又补充道“第一年做到10-20万台就已经是奇迹”。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1张

成本压力首当其冲,疫情前一块价值10-20元人民币的芯片,在疫情期间炒到2500人民币,而华为一辆汽车就需要9块芯片,这意味着成本至少增加了125%以上。

面对这样的事实,余承东说“宁可少卖一点”。这似乎是华为汽车销量远不及预期,一个无可指摘的措辞。但这并不代表全部事实。

先来看余承东为华为定下的年销30万辆的目标,在国内外属于什么水平。

据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了解,去年一年,国内汽车销售冠军一汽大众卖出177.8万台,第十名广汽丰田卖出84万台;全球汽车销量冠军丰田汽车卖出1050万台,第十名宝马卖出252.2万台。

30万的销量,无论是想做中国第一还是世界第一,都差着十万八千里。再退一步讲,华为现在与30万辆的目标之间,都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再以电动车来说,去年全年,睥睨海内外市场的特斯拉在全球售出93.6万台,拿下全球销冠。在中国市场也不过售出32万台,然而这个数字已经比“蔚小理”三家加起来还多4万台。

华为作为一名初来乍到的新选手,刚一进场,就定下30万台的销售目标,余承东不可避免的被认为又是在吹牛。

对此,余承东在采访中还有一段陈述 “我是给大家提一个高的目标,因为刚进入一个领域,可能也不熟悉,也不知道行业的供应情况。

去年,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采访了赛力斯位于重庆的两江智能工厂。当时,赛力斯的CMO张正源表示,工厂年产能是10万台。而在今年1月份举办的问界M5生产保障誓师大会上,整个工厂一季度的产能目标只有1万台。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2张

芯片短缺、疫情影响、产能事实,余承东的30万台年销售目标不知从何而来?

在很多人看来,余承东一直深耕手机业务,2021年5月才被任命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在造车上就是个门外汉,根本不懂造车。

余承东的回答很有意思,他说自己是个理工男,学东西很快。

要做第一,因为根本没人记得住老二

即使承认了问界AITO原定30万台的销售目标根本达不到,余承东也坚信,华为一定能帮助和他们紧密合作的车厂,先做成中国第一,再做成世界第一。

对第一的执念来自于一种共识,因为很少有人记得住第二名,人们大多只记得第一名。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3张

对于我们来说,中国第一、世界第一的目标,不是第一次从余承东嘴里听到,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其实不止华为,造车前先耍嘴皮子这件事,好像成了一种不成文的惯例。

国外有特斯拉的老板埃隆·马斯克,国内有三家造车新势力“蔚小理”,就连嘴笨一点的传统造车势力也开始恍然大悟,比如长城汽车旗下魏牌的CMO乔心昱,也开始在微博吐槽“当新势力把预算花在营销上时,我们却是花在了研发上。”

余承东耍嘴皮子出名很早。2012年余承东接手华为消费者业务,祭出了一份华为消费者业务未来五年战略规划报告,获封“余大嘴”。

这份规划及其多次面对媒体时的发言,就是一个字“狂”。

“三年超过苹果,五年超过三星”“销售目标会一年翻三倍”“华为手机三年之内成为世界领先手机终端产商”……

汽车行业在长达100多年的发展历史中,形成了异常坚固的供应链,在这个封闭的生态中,华为来了,并且说要做到世界第一。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4张

初来乍到却大放厥词,有关这对明显的矛盾,余承东有以下解释。

首先,汽车行业正处于从机械工业向自动化的变革之中。以往机械工业时代,底盘、发动机、波箱是三个核心要素。如今,底盘愈趋标准化,其它的则由电池、电机、电控、电源管理所取代,智能化成为差异化的核心要素。这种改变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全新的,与此同时,华为积累的优势恰好适配汽车行业的这种变革。

其次,自动驾驶和智能座舱是华为最擅长的。华为在电机、电控、电源管理上处于领先水平,在光网络、激光雷达、数字座舱的领先水平也毋庸置疑,没有生产的电池,也由宁德时代等国内外领先的企业提供。

再者,余承东认为,华为在手机行业的成功经验,可以复制到汽车行业。

一方面,是技术的直接迁移。举例来说,自动驾驶中的毫米波雷达,就是余承东创建的华为无线通信部门的早期商用产品。

另一方面,手机和汽车看似属于两个不同的领域,但在余承东看来,二者都属于消费品品牌这个大类,必然存在共性,比如在体验、质量和品牌这三个重要要素上,无论是造手机还是造车,都同样看重。

华为是个讲成绩的地方

余承东不是一个谦虚的人,在与吴佩的对谈中,他也表现得十分坦诚,说不介意被人叫做“余大嘴”,因为他吹过的牛“基本上都实现了”。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5张

在他的带领下,2018年华为手机全年销量达到2亿台,正式超越苹果,成为全球销量第二大的厂商。

2020年,华为以21.4%的市占率,超越占有率19.1%的三星,问鼎全球手机销冠。

还有引发现象级群嘲的七大终端调整预想,除去最后一条因为美国接连而至的封杀而无法实现,其余六条都已经实现。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6张

去年9月份,在华为智慧办公新品发布会上,余承东宣布,6月2日发布的HarmonyOS 2(鸿蒙)用户突破1亿。短短4个月的时间,就实现用户指数级增长,又在华为内部立了大功一件。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7张

纵观余承东曾经吹过的那些牛,可以发现他是一个跳跃性思维很强的人,他提出的这些构想乍看之下十分荒谬,然而最终都被时间验证。

他小时候就养成的性格对此或许有些影响。余承东小时候爱打架也会打架,个子不高,但却有股玩命的劲,以至于没有人敢跟他带领的小孩子打架。在与吴佩的采访中,他说自己从打架里总结出一个规律,“拼搏精神很重要,打得满脸是血,起来继续战斗,打到他们闻风丧胆。”

近两年,华为正处于变革之时,余承东也密集经历了几轮人事变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余承东都担任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一职,肩负着华为最主要的业务收入来源。

去年4月9日,余承东被任命华为云CEO,深挑两个重担。据内部消息,任正非此举意在借余承东之手,协调华为云与消费者业务的资源,厘清华为云的架构。

紧接着,5月18日,华为再次公布了新一轮的人事变动,余承东卸去华为云CEO的职位,转而接受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的职位。

余承东定下的30万辆销售目标,不可能实现了 第8张

短短一个多月,完成资源整合,而后事了拂衣去,任正非没有看错人。

如今,任正非将余承东放在华为汽车业务拓荒者的位置上,除了认可其在华为30年工作生涯的种种表现,也是看上了这种不服输的性格。能这么肝,并且有能力肝的人毕竟在少数。

但话说回来,造车的目标能否实现,还要以观后效。

企业是个用成绩说话的地方,没有骄人的业绩,就凭一张收不住的大嘴,是没有用的。

这一点,余承东心知肚明。

任正非的态度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面子给足,权利给到。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支持余承东,就是不支持我。”

类似的措辞,京东的刘强东也用过“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

诚然,华为的汽车业务还不挣钱。“以前没钱买华为,现在没钱买华为”这是华为开始自研汽车后,外界对华为的一句调侃。

但余承东以为,现阶段,在客户和利润之间,他选择先舍弃利润,保证质量和客户体验。当客户满意度提高了,产品的溢价自然也就上来了。放长线,钓大鱼。

余承东今年53岁,距离退休还有7年时间。汽车业务或许是他最后一次用“余大嘴”向“余诚实”的转变,惊骇众人的机会。

Tags:

文章评论

    注:评论后刷新页面才可以查看隐藏内容!!